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以诚感人者,人以诚而应!

你快乐所以我快乐!

 
 
 

日志

 
 

汉武帝最昂贵的一次艳遇  

2010-08-23 13:57:37|  分类: 心情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武帝最昂贵的一次艳遇

       皇帝普遍好色,究其原因是他们可以利用职务之变随意得到自己想要的美女,而且想要多少要多少,用个现代词来说这叫以权谋私,不用白不用。作为西汉王朝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汉武帝的风流倜傥绝对配得上“神童”二字,想他青春期还未到之时,就已说出“金屋藏娇”的高级情场词汇,其“情商”水平之高可见一斑。情商高也就罢了,偏偏汉武帝还是个“博爱”的人,经常爱屋及乌,宠爱上了卫子夫,跟着就宠幸重用她的亲人卫青、霍去病,后来迷恋李夫人,就给她的三个兄弟加官进爵。这个性格导致汉武帝的艳遇越多,对国家的危害就越大,因为历史上的外戚受宠会成为国家的毒瘤,引发很多意想不到的后果,正如李夫人带给汉武帝的艳遇,就给大汉帝国带来了不小的灾难。

    李夫人是个不简单的女子,首先她的相貌就很不简单,倾国倾城这个成语最先就是用来形容她的。她生得云鬓花颜,婀娜多姿,尤其精通音律,擅长歌舞,却不幸沦落风尘,成为青楼女子。其次她的兄弟也不简单,大概是家族基因的缘故,她的哥哥李延年也是一位音乐奇才,“性知音,善歌舞”,能填词也能编舞,好像专门是为艺术而生的。李延年年轻时因犯法而被处腐刑,然后被遣送到宫里管犬。碰巧的是除了权力和女人,音乐、歌舞是汉武帝刘彻的第三项最爱。创作音乐的人碰上了喜欢音乐的人,李延年的官运也就来了,很快他就被封为乐府协律督尉,在宫内廷音律侍奉。后来的事情证明李延年不仅是个音乐天才,还是个广告天才,而被他用广告包装的产品就是他的漂亮妹妹李氏。一天,他利用给汉武帝唱歌的机会,唱出了他自己创作的一代名曲《佳人曲》: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使人难再得。

    事实证明,《佳人曲》是一则极其成功的广告。广告的直接受众——汉武帝听得如痴如醉,继而产生了购买欲望——“果真有如此美貌的佳人吗?” 他的姐姐平阳公主悄悄说:“延年的妹妹貌美超人!”武帝连忙召李氏进宫,只见李氏体态轻盈,貌若天仙,肌肤洁白如玉,而且同其兄长一样也善歌舞。大概此时,《佳人曲》的唯美词句又回荡在汉武帝的耳边,眼前的美人无疑和广告词所说一模一样,真所谓“货真价实”,就这样李氏开始了她的宫廷生活,并立刻受到了宠爱。一笔交易就这样完成了。

    然而自古红颜多薄命,上天给了李夫人一张好容貌,却没给她一副好身板。她本来体质就弱,加上产后失调,不久萎顿病榻,日渐憔悴。但武帝依然惦记着她,对其她嫔妃毫无兴趣,包括卫皇后。李夫人智慧上的不简单之处此时完全显露,病态怏怏中的她自始至终要留给汉武帝一个美好的印象,因此汉武帝每次来探病,她都将自己全身蒙在被子里,不让武帝看她。武帝很不理解,执意要看,李夫人蒙被说道:“臣妾想将儿子昌邑王与妾的兄长托付于陛下。”武帝劝说道:“夫人如此重病,不能起来,若若你让朕看你,你当面将他们插队给朕,岂不快哉!”李夫人却用锦被蒙住头脸,在锦被中说道:“身为妇人,容貌不修,装饰不整,不足以见君父,如今蓬头垢面,实在不敢与陛下见面。望陛下理解。” 汉武帝相劝:“夫人若能见我,朕净赐给夫人黄金千金,并且人夫人的兄弟加官进爵。”李夫人却始终不肯露出脸来,说:“能否给兄弟加官,权力在陛下,并在在乎是否一见。”并翻身背对武帝,哭了起来。武帝无可奈何,十分不悦的离开。汉武帝离开后,李夫人的姐妹们都埋怨她,不该这样这么做。李夫人却说:“凡是以容貌取悦于人,色衰则爱弛;倘以憔悴的容貌与皇上见面,以前那些美好的印象,都会一扫而光,还能期望他念念不忘地照顾我的儿子和兄弟吗?” 她死后,汉武帝伤心欲绝,以皇后之礼营葬,并亲自督饬画工绘制他印象中的李夫人形象,悬挂在甘泉宫里,旦夕徘徊瞻顾,低徊嗟叹。

    真正的麻烦开始了。由于汉武帝对李夫人念念不忘,加上他本人爱屋及乌的臭毛病,所以便根据李夫人的临终嘱托,用高官厚禄照顾她的兄弟们,使他们富贵,这样也就等于偿付了所欠下的李夫人的情债,使失落的内心得到平衡,从而求得安慰,以求减轻思念的痛苦。于是汉武帝金口一开,任命李氏的大哥李延年为协律都尉,二哥李广利为将军。即便这样,汉武帝还嫌不够,他想让李家的子孙们世世代代享受富贵。但李夫人毕竟是侍妾出身,地位低微,其兄弟虽是皇亲,当根据汉朝的祖制,皇亲无功不得封侯。汉武帝命李广利为将军,就是好让他有机会带兵出征,如果立下战功,就可以封侯,然后世袭罔替,李家子孙就可世世代代富贵下去。可喜,李广利不是卫青、霍去病,既没有军政履历,也没有学过孙武兵法,汉武帝赋予这样的人以军事重任纯粹不是英明君主所为。当然,此时的汉武帝和乾隆二十五年时的爱新觉罗.弘历一样,经过三十余年的统治,内政上国家欣欣向荣,军事上又在对匈奴的战争及通西域中取得一系列重大胜利,骄逸之心自然而然也就喷涌了出来。自满情绪高涨的汉武帝对一些重大的国策问题缺乏深思熟虑也就成了很正常的事,譬如对李延利委以重任。

    汉武帝给李延利的第一次机会是出征西域的大宛。大宛的疆域在现在吉尔吉斯、塔吉克等国境内,君臣自认为距离大汉帝国很远,中间又隔着一个广大的沙漠,其间草木不生,渺无人烟,行旅尚且困难,大军更无法通过,所以在西域诸国向汉朝称臣的时候,大宛国却成为另类,就是不派使者朝汉。如果换作别国,汉武帝也许也就不闻不问了,可偏偏大宛出产天下最名贵的骏马血汗马。古代帝王一般都有声色犬马之好,周穆王有八骏,唐太宗有六骏。汉武帝也喜欢马。因此不计前嫌,派出壮士车令带着千金及用纯金铸的一匹马去大宛,换取宝马。车令拜见大宛国王毋寡,说明汉朝愿用干金及纯金所铸金马换取大宛贰师城的名马的来意。奈何毋寡自恃距汉遥远,汉朝不能对他用兵,奈何不了他,而且他又已经罗致了很多汉朝的金银丝绸等物,对什么黄金、金马一点也不稀奇,所以极不礼貌,傲慢地说:“你那千金与金马有什么了不起,敝国多的是。贰师城的马是我大宛的宝马,岂能换与贵国,休得妄想。” 车令以大汉天朝使者自居,遭此无礼对待,也出言不逊,努目怒斥,并褪破金马,以示轻蔑。大宛国认为汉朝使者轻漫无礼,强迫离境,并暗中唆使邻近的郁成王在途中将令车及其随从杀掉,夺去所携带的金银及其他财物。消息传至长安,汉武帝大怒,便下令李广利率兵远征大宛,以便立功封侯。此次远征,主要在夺取大宛贰师城的宝马,故号李广利为贰师将军,表示志在必得。公元前1O4年,李广利率领骑兵六千,步卒数万,远征大宛。远征军进入西域地区后,所路经的一些小国,都紧闭城门,拒绝供应汉军给养。汉军缺乏粮草,便在指挥水平平庸的李广利沿途攻打城池。攻下了,就能取得粮草,供士卒马匹食用;攻不下,略盘桓数日,继续前进。一路之上,数万士兵战死的战死,饿死的饿死,到达大宛时,士卒仅剩下数千人,而且一个个面黄肌瘦,比逃荒的强不哪儿去。这种情况下本不适合立即开战,但大草包李广利不管这些,下令军队立即攻打郁成城。结果对方防守严密,伤亡甚众。经过首度挫败后,李广利冷静下来,他考虑到郁成城尚且攻不下来,又怎么能攻破大宛的王都呢?而且士卒越来越少,既无兵员的补充,又无粮草的接济,便决定撤军。部队回到敦煌,往来时间共两年,所剩下的士卒才及出发时数万的十分之一二。李广利驻军敦煌,向汉武帝上书说:“道路遥远,缺乏粮草,士卒不忧虑战斗而忧虑饥饿。所剩下的士卒不多,难以攻下大宛的王都。请求暂且修整.等待补充兵力后再去攻打。” 汉武帝接到李广利所上之书,极为愤怒,派出使者把守在玉门关,传令道:“军队有敢进人关的,斩首。”李广利闻令恐惧,不敢入玉门关,只得驻扎在敦煌。第一次远征大宛,就这样因指挥不力以惨败告终。

    然而对于争强好胜有极爱面子的汉武帝来说,这口恶气是一定要出的。过了一段时间,冷静下来的汉武帝想起对李夫人的承诺,于是太初三年,他再次任命李广利远征大宛。鉴于上次征大宛的惨败,这次作了周密的部署。随李广利远征的大军有六万人,还有牛十万头,马三万匹,驴和骆驼以万数。粮草充实,戈矛齐备,弓弩甚设,能满足部队军需上的一切需要。另外征调十八万士卒,布防在酒泉和张掖以北,新设置居延和体屠两个军事据点,一方面防匈奴的入侵,切断大军的补给钱,一方面作为远征的后援部队,便于接应。又征调了许多民夫,为大军运送粮草。一时间整个河西走廊悬旌千里,云辎万乘,汉武帝给足了自己的大舅子面子。远征军到达大宛的士卒有三万人,李广利绕过郁成城,直抵大宛都城、先断决城内水源,再围困攻打,一晃就是四十多天。大宛说到底毕竟是个小国,哪受得了这种重压,一些贵族暗中商议国王毋寡将宝马收藏,不给汉朝,又杀害汉朝的使者,因此得罪汉朝,招致汉军的攻打。假如杀掉国王,献出宝马,汉军一定解围而去。不然城被攻破,他们也要跟着遭殃。于是便联合起来,杀掉毋寡。正好此时外城被汉军攻破,俘虏了大宛最骁勇的战将煎靡。城中的贵族更为惊恐,赶快将母寡的头割下,用木盒装着,献给李广利,并愿将所有的宝马都牵来,任随你们挑选,并且供给你们军队的酒食,只要求你们不再攻打我们的内城。李广利考虑到内城坚固,粮食蓄存又很丰富,利于长期坚守,而汉军又劳师远征,战斗四十余日,已经疲乏,同时大宛邻国康居,正对汉军虎视眈眈,有乘机袭击之势。既然首恶毋寡已经伏诛,又愿献出宝马,出师的目的已经达到,不如就此收军。李广利将自己的意见告诉众将,众将也都同意。李广利答应了大宛方面提出的要求,停止攻打内城。大宛的贵族们十分高兴,便将所有的宝马牵出来,让汉军自行选择,又送给汉军许多牛羊及葡萄酒,慰劳汉军。汉军挑选了最好的宝马数十匹,中等以下的雌雄三千余匹,并立大宛贵族中过去与汉朝最亲善友好的昧蔡为大宛国王。两国订盟,相约结为友好国家。

    第二次远征,李广利算是赢了,回到长安,汉武帝特别高兴,大宴群臣,封李广利为海西侯,总算兑现了对李夫人的承诺。关于这次远征,汉代学术大师刘向如此评价:“贰师将军捐五万之师,靡亿万之费,经四年之劳,而仅获骏马三十匹,虽斩宛王毋鼓(寡)之首,犹不足以复费,……”认为损失太大,得不偿失。汉武帝为代大宛,几乎倾全国之力,即便卫青、霍去病远征匈奴也没有这么大的规模,而李广利最终没能攻破宛都内城,说明李广利缺乏智谋,指挥才能平庸。这倒还在其次,更有让人不能容忍的是李广利人品极差,虐待士卒,贪占军用资财,侵吞士卒粮饱,使许多士卒不是英勇战死,豪迈地醉卧沙场,而是死于自己长官的恶政之下。从敦煌出军时,李广利大军一共六万人(不包括私自随军出征的)、战马三万匹,返回玉门关时,仅剩万余人,战马仅干匹。如果换成卫青或是霍去病,最后的结果一定不是这样。

    如果你以为汉武帝为这次艳遇所付出的代价就此打住,那就大错特错了,李广利先生的破坏力还远不止这些。征和三年,匈奴大军入侵,掠杀边民,领兵的都尉(一郡的军事长官)都战死。汉武帝大概嫌李广利上次的功劳还不够大,便命他出击匈奴。李广利离开京城时,丞相刘屈髦为李广利饯行。李广利的女儿是刘屈髦的儿媳,两人是亲家。李广利的灾难也就是此时开始的。

    匈奴君长单于得知汉朝派出大军进袭,便将所有辎重撤至郅居水(现在蒙古共和国色楞格河)沿岸囤积,将人民迁至余吾水(现在蒙古共和国流经乌兰巴托的土拉河)以北安置。单于本人则率精兵在姑且水(乌兰巴托西南)列阵以待。李广利率大军出塞,进入匈奴境内。匈奴派五千骑兵进行阻击。李广利派两千骑兵接战。大败匈奴兵,杀死数百人。李广利挥军乘胜追击。匈奴兵不敢抵敌,四散逃奔。汉军直追到范夫人城。正在这时,京城长安发生了一件事。汉武帝年老,特别怕死,又很迷信,身体有病,便认为是有人受了巫师的指使,埋下了象征他的木人,在祈祷神灵,诅咒他早死,以致魔鬼附身,在索他的命,这被称为巫蛊。武帝为此专门派人查访,若有发现,必遭斩首。太子刘据就是江充借巫蛊之事而陷害自杀的。太子刘据日江充借巫蛊之事陷害自杀后,宫廷中的宫人及大臣们相互之间如有嫌隙怨仇,就彼此以巫蛊进行密告,陷害对方。武帝自然不可能件件去清查个明白,只是交给官员去严办。对此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明辨而宽容,何况是他人。内者令郭穰密告丞相刘屈髦的妻子因为刘屈髦曾多次遭皇上责备,便对皇上不满,因而请巫祈祷神灵,祝诅皇上早死。同时密告刘屈髦与李广利共同向神祝祷,希望昌邑哀王刘髆将来作皇帝。武帝便下令主管司法的廷尉查办.认为刘屈髦大逆不道,处以腰斩,并用车装着尸体在街上游行示众。将刘屈髦的妻儿在长安华阳街斩首。这个时候的汉武帝不是爱屋及乌,而是恨屋及乌了,把刘屈髦的亲家李广利的妻儿们也一块儿抓了起来。

    前方作战的李广利听到家人被抓的消息,如五雷轰顶,不知所措,如何是好。有一个部下劝他投降匈奴。李广利心想若投降匈奴,将加速妻儿老小的死亡,情况会更惨,不如立功赎罪,也许有一线希望。便不根据实际情况,不了解双方军事形势,不计及战略战术,以数万汉家儿郎的生命为赌注,盲目进军,以求侥幸,遂挥师北进,深入匈奴,直至郅居水。此时匈奴军队已离去,李广利又派负责主管军中监察的护军率领二千骑兵,渡过郅居水,继续向北挺进。与匈奴左贤王的军队相遇,两军接战。汉军大胜,杀死匈奴左大将及众多的士卒。长史认为李广利别怀异心,想牺牲全军以求立功,必然招致失败,便暗中策划将李广利扣押起来,以阻止其盲目冒险。李广利觉察了长史的策划,将他斩首。恐怕军心不稳,发生骚乱,便率军由郅居水向南撤至燕然山(现在蒙古共和国杭爱山)。单于知汉军往返行军近千里,已很疲劳,便亲自率领五万骑兵袭击汉军,汉军死亡甚众。李广利原想冒进,立功赎罪,却遭此大败,心情自然更沉重,又忧虑着家中老少的生命安全,而且本来指挥才能就平庸,因此完全失去了两军对垒中最必要的警觉。匈奴趁汉军不备,于夜间在汉军营前悄悄挖掘了一条濠沟,有几尺深,而后于清晨从后面对汉军发起突然的袭击。汉军遭匈奴军袭击,想出营列阵抵敌,却发现军营前有一条深沟,进退不得,军心大乱,丧失斗志,再加疲劳,完全失去了抵抗力,遭到惨败,无心再战的李广利投降匈奴。芸芸七万汉家儿郎就这样全部丧送在李广利的手中,加上前两次远征大宛,李广利一人前后共葬送了不下十五万士兵的性命,即使是骠悍的匈奴人,与西汉对峙的上百年时间里也没有哪一个人有这么大的破坏力。

    后记:李广利给大汉帝国造成的损害看上去是他本人的无能和恶劣的人品造成的,但真正的罪魁祸首其实是封建社会的游戏规则。在这个游戏规则里,权力是皇帝手中的私有财产,他想清炖还是红烧,完全凭他一人的意志和好恶决定。所以为了讨好一个女人,把十万人的生命作为礼物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一切都是封建社会的游戏规则制造的悲剧。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