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以诚感人者,人以诚而应!

你快乐所以我快乐!

 
 
 

日志

 
 

忆当年《原创》  

2008-12-22 11:12:11|  分类: 杂谈小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忆当年《原创》

      近日电影《梅兰芳》炒的很热,不管电影拍成什么样但我就其中的人物关系翻阅了一些历史资料,近一步深刻了解了那一段历史 。

    “冬皇”即著名的京剧女老生孟小冬。她生于上海,自幼学艺,7岁登台,14岁红遍沪上。后拜余叔岩为师,得其衣钵,堪称一代名伶、坤生魁首,时人誉其为“冬皇”。

                             忆当年《原创》 - 小金猪 - 以诚感人者,人以诚而应!

    陈凯歌筹拍《梅兰芳》之初,选角的报道一度沸沸扬扬。比较确定的是,章子怡将出演孟小冬一角。其实,“大牌不等于万能,章子怡在京剧表演方面的功力,是否有王晓棠、王馥荔等影星那样的专业基础,或像斯琴高娃后来居上、那般勤学苦练、痴迷京剧的劲头,仍是个未知数。”——这是树滨先生对章子怡小姐的存疑。

 

    想那1925年夏,孟小冬初到北京,正是豆蔻年华青春十八,应是何等的清丽动人啊。

    手头就搜到一祯她的小照:虽绒帽裘衣包裹,却掩不尽的端庄秀雅、英气袭人。难怪当年京城媒体惊为天人,说她“名满京华”,想来绝非过誉。忆当年《原创》 - 小金猪 - 以诚感人者,人以诚而应!

 

    那一年,孟小冬初识梅兰芳。二人合作演出了第一部戏《游龙戏凤》——风流倜傥的德正皇帝,微服走进百姓家,爱上了对炉当酒的俏村姑李凤姐。孟氏扮的德正皇帝含情带笑地把梅郎演的李凤姐暗中调戏,而面对气度不凡的帅哥,李凤姐则芳心可可,娇羞答答。

 

    舞台上,已为人夫的梅兰芳饰演情窦初开的小女子,而情窦初开的孟小冬,却要扮作情场圣手调情采花。两人的性别在台上乾坤颠倒:她成了英俊潇洒文武双全的男儿郎,他则是娉婷绰约风姿楚楚的俏娇佳。

 

  忆当年《原创》 - 小金猪 - 以诚感人者,人以诚而应! 忆当年《原创》 - 小金猪 - 以诚感人者,人以诚而应!

 

    舞台下,炸了锅的看客喷沫叫好,梅党一干文人,更是为这一对娇龙美凤的相遇激动难耐。于是,龙凤艳事,便成就了名噪一时的恋情,孟小冬与梅兰芳自此惺惺相惜。1927年,在梅党文人的鼓噪与摄合下,梅、孟于农历正月二十四日结为伉俪,洞房就设在北平东四九条冯耿光公馆,金屋藏娇。才子佳人花前月下、海誓山盟、卿卿我我之情,自是不难想象。

 

    然而,《游龙戏凤》的戏名已然明白无误地预示了这场婚姻的结局——游戏罢了——李凤姐入宫不久,花心皇帝的新鲜感也过了,最后干脆忘记了她,凤姐旋被打入冷宫。

    游龙戏凤!李凤姐的命运,竟成了孟小冬感情的谶语。

 

    据说,当年向孟家提媒的,是梅党领军人物齐如山和李释戡。孟家以梅兰芳已有两房夫人(王明华,福芝芳)、不愿女儿作偏房为由婉拒。但齐、李言,王明华病体沉重在天津疗养,家里实只一房。婚后当另屋分居,且梅兰芳“兼祧两房”(大伯梅雨田无子,梅兰芳四岁丧父,十五岁丧母由伯父教养,伯母对梅亦钟怜备至,所以梅对伯母亦当作生母待),因此,小冬过门后并非偏房。

 

    最终,孟家还是同意了。我想,其实这里面,初涉情海、单纯固执的孟小冬对梅兰芳的一寄深情、以及对未来婚姻的美好幻想,是占了上风的。这从她自嫁后,便不再登台,一心一意服侍梅中,便能一窥其深情厚意。                    忆当年《原创》 - 小金猪 - 以诚感人者,人以诚而应!

    婚前三个月,梅兰芳带着孟小冬去天津,见了大夫人王明华。然而二夫人福芝芳却始终不肯承认孟小冬,这也为二人婚姻埋下了阴蠡伏笔。

  

    几年后,梅的嗣母(伯母)逝,在无量大人胡同的梅宅治丧。明媒正娶作了梅的妻子、却一次没有踏进过梅门的孟小冬,前来为婆婆奔丧吊孝,但却被二夫人福芝芳拦在门外。梅兰芳甚为窘迫,劝解俩人不成,最后请来了孟的舅父劝走了倔强的小冬方才作罢。

    ——一个为人夫者,在曾经共盟心曲的那个女子最需要他伸出援手之时,却为了面子请一个外人来帮他劝她走。对于孟小冬,此情此境何等难堪?

    第二年(1931年)七月,孟正式提出与梅分手,回到娘家,绝食欲寻短见,经劝解才止。

    这中间还有一事,据说,也促进了孟梅婚姻的瓦解。1927年9月14日,一个喜欢捧角、暗恋孟小冬多年的李姓大学生,闻听孟已密嫁梅兰芳,便一时愤懑懵沌、潜入冯宅图谋杀梅,然而却被梅的一个朋友代挨了枪子,李则被当场击毙。梅兰芳顿成小报议论的中心,或许,梅也由此生就了要与孟逐渐淡化之心。

    有一份孟小冬1933年9月登在天津《大公报》上的声明,姑且听来:

 

    冬自幼习艺,谨守家规,虽未读书,略闻礼教。荡检之行,素所不齿。迩来蜚语流传,诽谤横生,甚至有为冬所不堪忍受者。兹为社会明了真相起见,爰将冬之身世,略陈梗概,惟海内贤达鉴之。

  窃冬甫届八龄,先严即抱重病,迫于环境,始学皮黄。粗窥皮毛,便出台演唱,藉维生计,历走津沪汉粤、菲律宾各埠。忽忽十年,正事修养。旋经人介绍,与梅兰芳结婚。冬当时年岁幼稚,世故不熟,一切皆听介绍人主持。名定兼祧,尽人皆知。乃兰芳含糊其事,于祧母去世之日,不能实践前言,致名分顿失保障。虽经友人劝导,本人辩论,兰芳概置不理,足见毫无情义可言。

  冬自叹身世苦恼,复遭打击,遂毅然与兰芳脱离家庭关系。是我负人﹖抑人负我﹖世间自有公论,不待冬之赘言。

  抑冬更有重要声明者:数年前,九条胡同有李某,威迫兰芳,致生剧变。有人以为冬与李某颇有关系,当日举动,疑系因冬而发。并有好事者,未经访察,遽编说部,含沙射影(时传李某乃孟小冬的未婚夫),希图敲诈,实属侮辱太甚!

  冬与李某素未谋面,且与兰芳未结婚前,从未与任何人交际往来。凡走一地,先严亲自督率照料。冬秉承父训,重视人格,耿耿此怀惟天可鉴。今忽以李事涉及冬身,实堪痛恨!

  自声明后,如有故意毁坏本人名誉、妄造是非,淆惑视听者,冬惟有诉之法律之一途。勿谓冬为孤弱女子,遂自甘放弃人权也。特此声明。

 

     此声明据说连载三日,泣声可闻,尽人皆知。

    孟小冬虽出生戏剧世家,然自幼丧父,迫于生计学艺谋生,少小闯荡百埠,阅尽人间寒凉。于她,对温暖美满的爱情和婚姻,自是充满了向往与期待。然而,梅兰芳虽与孟小冬订下婚盟,有证婚人,一切依足明媒正娶,但是,梅却始终耻于对外承认,每遇外人问,他都含糊其辞。或确有他的难处,但梅的懦弱与自私,确实一次次地伤了她的心。

     旧时女子,对名份尤为看中,而在名份不保的担忧中,她终于看清了自己婚姻的未来,于是毅然决意一刀两断,不复同台,不待相见。

    离开时,孟曾发誓:将来不仅艺术上要超过梅,嫁的人也要超过他,起码是那种一跺脚能让全城晃几下的人物。果然,此后的孟小冬拜师余叔岩,她的才情与聪慧得到于的赏识,倾囊相授,成为他最为得意的女弟子。又因孟历来深居简出,每逢她登台开唱,戏迷便倾城而出一睹为快,冬皇的声名比之那梅兰芳,绝不逊色。

 

    梅、孟的结合与仳离,是是非非很多。虽然梅兰芳的人品艺德在梨园界有口皆碑,但梅对孟的有失责任是不能回避的。我们不说他是“始乱终弃”,也理解旧时代三妻四妾的状况,可当大孟十四岁,且有两房妻室、子女多名的梅兰芳,决定要娶花季年华的孟小冬时,他应是没有准备要对这个孤弱女子的一生负责的。

    倒是那一代枭雄杜月笙,叱咤上海滩数十年,虽然算不得好人,但在对孟小冬的情义上,却堪称大丈夫——孟小冬此后的情路和艺术之路,也因了他而蒙上更多的神秘色彩,令世人为之嗟叹、莫敢枉评。

 

    身为上海青红帮大头目的杜月笙,闲来爱戏,也是票友,所娶的四房妻妾中,两房都是红极一时的名伶。他是真心热爱京剧的,对孟小冬,除了慕其色外亦慕其才。

 忆当年《原创》 - 小金猪 - 以诚感人者,人以诚而应!

    杜不仅懂得“冬皇”潇洒大方、嗓宽韵浓不带雌音的好技艺,也懂得孟小冬台下的那颗骄傲又脆弱的女人心。她名花有主时,杜月笙对她光明磊落,数度在她危难时无条件地施与援手(在名动全城的李某枪杀案中,杜亦出面调停), 而知她失意之后,便让自己的四夫人,亦是孟小冬的师姐接她来杜公馆,陪她聊天相伴左右。

    数年之后,孟小冬感念恩深,以身相许。而那时的杜月笙,已非当年叱咤风云的枭雄,早已风光不再,不仅财富无多,本人亦是病卧榻中。但孟小冬却固执沉默、一味周到地细心服待,深居简出,除了杜的起居饮食,余者一概淡漠处之。

 

    据说全国解放前夕,杜月笙欲带全家赴港,算上孟小冬,共需14张机票。小冬幽幽地一旁发话:我这跟了去,是算丫头啊还是女朋友呢?!杜月笙忽然醒悟,下得病塌,与小冬补办了一场豪华婚礼——他给了她一个名份,她是他的妻。此后,她一路随他漂洋过海,奔香港、赴台湾,再未返回故土。。。。。。

 

    孟小冬的首本戏目便是《捉放曹》,她唱陈宫:“一轮明月照窗下,陈宫心中乱如麻。悔不该心猿并意马,悔不该同他人到吕家。……这是我陈宫做事差,不该随贼走天涯。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恋落花。”  

    ——是啊,落花流水春去也,红颜弹指老,青丝不复还。

 

    孟小冬对与梅兰芳的那段情,从那份声明里看得出,她是多么悔愤交加。曾以为丝萝托乔木,落花流水两相随,想不到,那乔木比流水更无情。

 

    而孟小冬虽尽心服侍杜月笙,但爱情的成分又能有多少?然而,他是她的知音,她要报他的知遇之恩!对于“虽未读书”,却“略闻礼教”的孟而言,至少,后一段情路她是无怨无悔的。所以在杜月笙去世之后,她表示,从此不再公开演唱。 ——她的情,随第一个男人去了,痴心付与东流水。她的义,随了后一个男人,尘埃落定,一心一意。

            忆当年《原创》 - 小金猪 - 以诚感人者,人以诚而应!

    当暮年的孟小冬,一个人在台北固守着那份宁静时,她早已洗尽铅华,不复是当年那个红遍京沪的一代名伶了。她的一生,继承了余派京剧的衣钵,演绎了不可磨灭的传奇,“冬皇”的故事,也成了余韵弥散的无奈终结。

 

   而梅孟、杜孟的往事情缘,最终也如繁花落尽,只剩纤尘。

 

   孟小冬的传奇,也许永远值得在情感的世界里回味。而我们,也只偶尔在品味老唱片里她那苍凉的唱腔时,才会想起那个特立独行的一代坤生:一个雍容华贵的绝代佳人,一个历尽辛酸的薄命女子。

 

   据说,孟晚年曾对挚友透露过,她在北平还生有一女,不过生下不久,因有气,不喜欢,便送人了。后女儿长大成人,曾于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提出赴港探母,但因故未能成行。

 

    据载,解放之后,梅兰芳在著名剧作家马少波的陪同下,曾到香港见过一次孟小冬。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